你好!欢迎来到益阳娱乐新闻网!

注册 登陆
当前位置:主页 >> 生活

它很立体

来源:益阳娱乐新闻网 浏览数:0次查看 发布时间:2020-02-26 04:35:59

【导读】【金庸十二钗正册之一】女冠子 揣想林朝英---自古才清多寂寞,从来高处不胜寒 金庸的大江湖很是热闹,它很立体
【金庸十二钗正册之一】女冠子 揣想林朝英
 ---自古才清多寂寞,从来高处不胜寒

  金庸的大江湖很是热闹,它很立体,江湖里有各种各样的白描人物和漫画人物,有山有水,有主有次。江湖里有和尚尼姑,有武功高手和迷死姑娘,当然更少不了一些起哄架秧子的江湖闲汉。其中有的人物很丰满,比如杨过,他有比较复杂的人格和内心冲突,有脸部轮廓和阴影。有的人却是铅笔勾勒,比如石破天那小子,从头到尾只是个未完成草稿。有的白描人物细细绘出鲜艳欲滴,比如马夫人惊艳的出场,还有些漫画人物简单几笔但很可爱,比如桃谷六仙、老头子和祖千秋。
当然这些人物里也有笔法的夹杂和转变,比如田伯光,他的出场就是张神采飞扬的细笔漫画,但结果以粗线条草草收场,我很喜欢田伯光精彩绝伦的采花大盗,为这事一直有点记金庸的仇。再比如从虚到实两个截然不同手法的胡斐:在《雪山飞狐》茫茫一片的辽东大雪山里,他是个倏忽来去的淡淡人影,浑不作细部刻画。他的第一次出场是无意间被田青文看到,满脸虬髯,骑在马背,仰天饮酒,并顺手丢给她一枝黄金小笔,这个形象颇有侠隐之风。再出场是在很多铺垫之后,众人的讲至悬念的至高点,他荡起一根长绳从天而降,救起曹云奇,同时也飘飘忽忽来到了少女苗若兰心中,种下情根。
他们的故事简单而明朗,虽然有个并不明朗的结局,却仍然令人心向往之。但后来,金庸到底不甘心,在之后补作的《飞狐外传》里,少年胡斐不得不重新成长。与《雪山飞狐》的传奇相比,《飞狐外传》是更亲近平凡心灵的一部,温润的玉凤和幽香的兰花,以及那个女孩程灵素令人难解的心事,整个情形使胡斐陷入了解不开,顿不脱的情丝,成为了一个立体但平凡的人物,比起酣畅淋漓的侠影胡斐,真人胡斐更亲切但令人失望。写到这里,猜想金庸停下笔来,想想,会有一点哀伤。
走题是一贯风格。其实写这篇的本意,我要说的是一些写意人物,或可称之为 前辈异侠 ,他们以纯泼墨的技法画成,有如梅花数点,青峰一簇。在江湖中他们或飘然归隐,或悄然逝去,大多神龙见首不见尾。他们只可远观,不能细写,他们的只为其一段光采而活,他们本身就是江湖中最令人兴奋的传说。
说到这里,想必不假思索你也会脱口而出一连串的名字,都很动听。他们是独孤求败、金蛇郎君和飞天狐狸,以及黄药师、风清扬,王重阳。在世人眼里,他们是一些怪客,在江湖之上,他们是一些传说。说桃谷六仙等人构成了平面江湖的横轴的话,那么这些寂寞高手应当是一系列纵向的座标,他们的出现维系着江湖的最高水准。
在这一连串令人想往的碑铭之中,唯一的一个女性名字,让人觉出的却是一点温馨和凄凉。她是一个飘逸的身影,一个依然年轻的祖师婆婆林朝英。
只见堂上也是空荡荡的甚么陈设,但东西两壁都挂着一幅画。西壁一幅中是两个少女,一个二十五六岁,正在对镜梳妆,另一个十四五岁,却是丫鬟打扮,手里捧着一只面盆在旁侍候。两个少女都是相貌极美,那年长女郎眉长入鬓,眼角之间隐隐带着一层煞气,杨过向她多望了几眼,心中自然而然的大生敬畏之念。
小龙女指着那年长女郎道: 这是祖师婆婆,你磕头吧。 杨过奇道: 她是祖师婆婆,怎么这般年轻? 小龙女道: 画像的年轻,后来就不年轻了。 杨过心中琢磨着 画像的时候年轻,后来就不年轻了 这两句话,大有寂寞凄凉之感,怔怔的望着那幅画像,不禁要掉下泪来。
这是生具热血的杨过与祖师婆婆林朝英遥隔时空的第一次碰撞,正是以这种方式,林朝英寂寞的灵魂得以借这两个后辈的心灵被重新寻觅和再次感悟。王重阳和林朝英的故事是神雕中的暗线和衬托,这样的手法是金庸所惯用,如同金蛇郎君和温仪之于碧血剑,张翠山和殷素素之于倚天屠龙。它们具有的一致性则是,各书中主人公的命运,似乎都是这些暗线人物的轮回,而全书的线索则是对他们命运的追寻和突破。
神雕是金庸的第一本专注于 言情 的,他第一次抛开道德英雄,决心要把射雕中的英雄主义扔到一边去,痛痛快快地谈个恋爱。射雕的巅峰是华山论剑,也因此有了几个至今为武林迷们所津津乐道的,里程碑式的人物--流传天下的华山论剑胜者,东邪西毒,南帝北丐,还有一个更在他们之上的天下第一,全真教祖师、中神通王重阳。而这一次,为了突破射雕的巅峰,金庸不惮于在五大高手之外,平添上一袭夹杂其间的大红嫁衣,在终南山的全真教旁,别添上一座活死人墓,只此两笔,武林故事便就此添酒回灯重开宴,由一个主题进入了另一个主题。
丘处机道: 书写此诗之人,不但武艺超逸绝伦,而且智计百端,虽非神仙,却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杰。 郭靖大是仰慕,忙道: 那是谁?道长可否给弟子引见,一瞻丰采。 郭靖想到前辈的侠骨风范,不禁悠然神往,问道: 那一位前辈是谁?不是东邪、西毒、南帝、北丐四大宗师之一吧? 丘处机道: 不是。论到武功,此人只有在四大宗师之上,只因她是女流,素不在外抛头露面,是以外人知道的不多,声名也是默默无闻。
这一回的回目名为 终南旧侣 ,语气有一点往日里的凄清,到这里,故事终于出现了某种预示。在此之前,金庸照例用大段叙述主人公的成长,在这一回里终于笔锋细细一转,由前奏进入了第一个华章。借着 华山论剑 的名头,他轻轻一笔就将林朝英的出场烘托到了极致,从此段开始,像一缕镜头外的话外音,林朝英的身影时时在杨过和小龙女的故事中若隐若现。虽然这短短数句已将她的一生尽述,然而循着蛛丝马迹,仍可在后文里里一窥她的内心,并藉着杨过与小龙女的故事,映射出有关她的身世的绝音回响。
杨过 嗯 了一声,瞧着这口花饰艳丽的箱子,但觉喜意之中,总是带着无限凄凉。他将箱子放在寒玉床上,揭开箱盖,果见里面放着珠镶凤罐,金绣霞帔,大红缎子的衣裙,件件都是最上等的料,虽然相隔数十年,看来仍是灿烂如新 杨过把一件件衣衫从箱中取出,衣衫之下是一只珠钿镶嵌的梳妆盒子,一只翡翠雕的首饰盒子,梳妆盒中的胭脂水粉早干了,香油还剩着半瓶。首饰盒一打开,二人眼前都是一亮,但见珠钗、玉镯、宝石耳环,灿烂华美,闪闪生光。杨龙二人少见珠宝,也不知这些饰物到底如何贵重,但见镶嵌精雅,式样文秀,显是每一件都花过一番极大心血。动脉硬化医院
南宁中医癫痫病医院
柳州治疗男科费用